玖轩阁安小七

这里是安小七,潘玮柏和岚是心头爱,主山all智,爱好和平

私人AD(5)

(1)

“插进去就好了啦!”

“不要,痛死了!”

“让我插嘛~‘咕’一下就好了~”

“疼疼疼疼疼疼!!!”

“别乱动!”
“说了好痛!”
“啊啦啦~这里湿了~粘哒哒的会很难受的~安心啦小甜心,下次我会小心啦~”

“哪有下……”“大野智你到底在干什么!!”

樱井翔忍无可忍,没敲门就强行进入,屋里的两个人楞了一下,“少女肉弹!!!”

“什……!”

哗啦————————

咚!

“……唔!!”

 

 

捂着“下腹”,忍着眼泪的同时不断思考着,是不是自己以前招惹过大野智,现在人家变着花样复仇来了。

 

 

(2)

虽然洗漱过但依旧不是很清醒的樱井翔一大早打开自己的房门看见顶着两个黑眼圈做着正要敲门动作的松本润一瞬间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起这么早?”

“根本没睡!”

“呜啊……怪不得……呃……所以……?”
    “你今天给他请个假吧。昨晚虽然给他上药了但也不可能马上就好。”边说边轻飘飘地挪下楼梯。

一楼客厅的茶几上放着考好的吐司和热牛奶。

 

从迟缓的动作推断,现在已经不是起床气或是早起低血压的状态,而是直接进化到了通宵虚弱的状态……有机可乘!

“也好,那我告诉他一声,顺便趁放假让爱拔把那个朋友叫来教他变装。”

缓慢地眨了眨眼睛,捏起吐司——“魔鬼教头你能不能不把别人的时间也拿来细化?”咬了一小口,闭着眼睛咀嚼。因为困顿整个人倚在沙发里,安安静静。只在安心的地方展现出来的,略微柔弱的一面……………………正是进击的好时刻!

“物尽其用而已。你早点休息。”尾音已经抑制不住上扬了。

头昂在沙发靠背上“……吃完早餐就……”“那你把今天到期的面包店豪华早餐券送我吧!”

……反应了大概两秒钟才睁眼,看着扒在二楼栏杆扶手上俯身对自己笑得贼兮兮的樱井翔——“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你对吃的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含糊。”

“生活太严肃不益于身心健康啊松润。”

“什么时候盯上它的?”歪头笑了笑,坐正继续吃起早餐来。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上次收款阿姨在积分卡上多给你盖了两个戳的时候。”

“……门口的杂物盘,自己去找,别耽误我睡觉时间。”

“嗨~嗨!谢啦晚安~”

“嗯嗯。”

说完一个继续不那么虚弱了地解决早餐,一个轻轻敲了三声,推开大野智卧室的房门。

 

(3)

用蹑手蹑脚形容他走进去也不为过,窗帘紧拉的房间,睡在床上的人在被里拱成一个小团儿。不想惊醒他,所以尽量保持了静声的状态,眼睛还没适应黑暗,几乎是摸索着来到床边。

眼前的人发出哼哼唧唧的低喃的时候眼睛已经适应了环境,不知道是不是睡眠不足的原因,趁发呆的空隙,手已经自我意识抚上大野智的额头。尴尬地低咳了一声想收回来的时候被一下子抓住,“爸爸,脚疼!”

 

巨大的懊悔袭击着樱井,僵硬在原地看着迷迷糊糊的人下一瞬间清醒了松开自己的手,窝在被里,闷闷的声音滑进耳朵:“樱、樱井桑。”

 

樱井翔很想问一句脚还疼么,但是一想到人家已经痛到做恶梦、成年了还能梦到向自己的至亲求助说明是疼到一定程度了。虽然不是他亲自把人推倒,但直接导致大野智受伤的就是自己。

 

是自己,让他难过了。

难过到向家人诉苦。

 

突然之间觉得自己犯下不可原谅的错误,懊悔得,甚至有点无助。

 

工作做到今天的位置,常年的摸爬滚打虽未把自己练成铁石心肠,一般的社会规则,却也运用的流畅自如。因为曾经被别人伤害过,排挤过,愚弄过,算计过,所以既然樱井家的家训和处世之道属于弱肉强食的强硬派,除了可以把后背交付的朋友,在不违反人伦道德的前提下也就从未为对人手软过,打道德的擦边球,不触及底线为前提,踩着被淘汰者的尸体,一路爬上来。

 

不是不善良,只是没有时间难过。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可以称之为“偷窥”到松本训斥大野的那一天,这个人在他心里偷偷塞进一根羽毛,时不时撩拨自己都不曾关注过的内心。

 

樱井很少叫“爸爸”。

 

他都尊称为“父亲”。

 

大野跟他的爸爸,关系应该很好吧。

 

虽然他的工作总是做不好,但他其实很认真。

虽然他总是走神甚至发呆,但他做过的工作都被处理的很好。

虽然nino、爱拔和松润都训斥过他,但其实他们很喜欢他。不然不会在自己提出要带他回来暂住的时候立马同意。

虽然,虽然,虽然,好多个虽然后面都连着但是,所以这个人,大概是个神奇的存在。因为对于他的伤害,也让自己觉得好像受到了伤害。

 

“帮你……请了假,”嗓子为什么就哑了自己也说不清楚,“那个,今天好好休息。……爱拔的朋友大概下午来教你怎么变装。我先走了。”

走到门边握着门把手顿了一下,“昨天的事,对不起。”

说完匆匆关了房门,留下屋里的人,通红了脸,手指蹭着被边。

                         (4)

坐在车后座荡着腿,阳光明晃晃刺痛眼睛,那个与母亲吵架了的男孩模糊了脸,想着他与母亲分开还冷着脸继续向前走真是厉害啊,大野智把脚伸进车轮里。

疼醒了自己。

 

大概是身边温柔的人安慰着自己,本能地抓住,“爸爸,脚疼。”转成了撒娇模式。

 

应该是很疼很疼的,可模模糊糊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安心的感觉。

……樱井桑?原来如此。

 

……樱、樱井桑??!!!!!!

 

 

樱井桑很温柔,担心自己被蟑螂袭击,带自己回来住,还给自己请了假。

也不知道,刚才的梦话,有没有吓到他。

 

为什么要道歉呢。昨天的事,真的不是樱井桑的错。

                        (5)

“啊啦啦~原来藏了一只猫咪~~~~~~~~快让姐姐亲近一下!!?”说是亲近,相叶雅纪下午带来的人妖化妆师从进了门就开始以MAX的情绪捧着大野智的脸亲个不停,手也当然没老实过。

“会吓到他的。”相叶不介意地进来观摩,嘴里“卡嚓咔嚓”嚼着薯片。

“已经吓到了哦,在发抖呢~”说完又亲了一口。

“原来你知道啊。”拍了拍手,“不用怕,是靠得住的朋友,教你变装,超——级——厉害哦!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只会把你生吞活剥~”

“干正事吧我还得跟nino打电动呢拜拜~”

 

旋风一样把人带来自己又风风火火走掉留下一个香水味儿超浓厚性取向又不明的大叔……共处一室让大野智真心害怕。

但……既然樱井桑也选择相信,大概,大概自己不会受害。

“来化妆吧~”

“不是要教我自己化?是你来?”

“先让我化一次你再自己来啦……从里到外哦~改变你哦~”

将信将疑盯着他带来的东西……

“……为什么会有裙子和假发?!!”

“偶尔一次也不赖啊,猫咪就要粉嫩袭人~”

“开什么玩笑!”

“翔君很爱这口~”

“翔……君……?”

“樱井翔啦,老朋友知根知底,你扮一次,算是交我学费啦,爱拔酱拜托我才来的,无偿帮忙好吃亏哦~”

“……”

 

被放在转椅里洋娃娃一样上了妆套上裙子还戴了假发,大野智渐渐知道人妖大叔除了聒噪之外其实是个热情的好人。但是为什么这么执着给自己的假发插进很多发夹固定?说是激烈运动也不会掉下来。

乱扯什么鬼!自己都伤到要请假了再运动能激烈到哪去!

 

拗不过只好同意,大叔下手太重戳到自己掉眼泪,樱井翔的突然出现直接则是把自己吓当机了。

 

大叔猛推了转椅一下,伴着“少女肉弹”的沙哑吼声,大野智随着椅子直击樱井翔的Jr.。

 

难过得连脸都不敢抬起来,有像自己这么糟糕的报恩者么。

 

 

 

(写得太仓促了不知道各位能不能看懂……)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