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轩阁安小七

这里是安小七,潘玮柏和岚是心头爱,主山all智,爱好和平

比喜欢更喜欢的讨厌

                             (1)

nino睁开眼,枕边的人背对着他从被里露出半截身子,打着呼。

窗帘缝隙涌进清晨的阳光,散在光洁的背肌上。

一点儿一点儿,缓慢到好像要把动作都拆分一样,单手抚上光滑甚至有点反光的后背,额头抵在上面——“喜……欢。”低喃着,好像一声叹息,又好像只是说给自己听。脸埋在他后背不敢抬起来,因为知道耳朵已经烧透了。

下个瞬间却猛地被翻过身的人吓了一跳,被紧搂在怀里的同时头顶上传来了一点也像刚睡醒的清醒声音。

“再说一遍。”

“……你什么时候醒的。”

“你醒之前。”

“你设计我?!”

“再说一遍。”

“你设计我!”

“前一句。”

“……你什么时候醒的。”

“再前一句。”

……

……

“……讨厌。”说着就要挣出去,却被翻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扣住双手不能动弹。

 

“nino。”

 

身上的人被阳光镀了金边,大比例的黑眼仁里映着自己红透的脸。

 

“喜欢我么。”

 

    不足5厘米的距离,温热的吐息烘暖着自己的脸,居高临下的俯视透着野性,燃沸了脑浆。

“……讨厌。”

 

“喜欢我么。”

 

定定看着自己,被盯得连目光都逃不开。

 

“……讨、讨厌。”

 

“喜欢我么。”

 

嘴唇擦着嘴唇,牢牢禁锢着自己却不停地撩拨,小腹慢慢开始有被什么戳着的感觉……

“笨、笨蛋你顶着……”“喜欢我么。”

自己说话很少被他打断,对方没有进一步过分的动作,甚至是稍稍拉开了少许距离,没有笑,严肃,却全身散着温柔的气息。

“我……”

“我喜欢你。”

对方抢在他开口前给予会心一击,一个激灵,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某个地方有抬头的趋势……糟糕,太糟糕了。

 

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把他逼入绝境。

 

 

 

 

每字每句,震彻心房。

 

“nino每次说的讨厌,就好像在说喜欢一样,”突然又拉近距离,刻意放低了的声音,配着对方特有的沙哑嗓音,拔走最后的救命稻草——“所以nino,喜欢我么。”

 

 

“……喜……欢。”

 

 

 

 

 

一定被这个笨蛋传染了,不然脑子怎么会坏到,主动吻上嘴边的唇。

 

 

 

                       (2)

樱井翔打开冰箱,看到两个差不多一样的蛋糕,吓了一跳。

“智君,怎么买了这么多蛋糕,想吃了?”

“不哟,nino做的。”

 

“……他自己做的?!!!!”

 

“fufu,惊讶吧,送给爱拔酱的哦,入社纪念。”

“做这么多干嘛?还放在咱们这里?”

指着其中一个很好看的字体的“入社18周年,恭喜!”旁边画着棒球手套和球的蛋糕,“让我画了,又反悔做了另外一个。”然后指着写着字体明显不一样“入社周年快乐,喜欢你。”的说:“满脸通红又做了一个拿回去了,说这两个可以吃胖樱井翔便宜你了。”

 

“……就这么回去了?”

“嗯,做好之后就满脸通红的回去了,爱拔酱会很开心吧。”

“最后的成品写了什么?”

“什么都没写哦~”

 

“唉?!!”

 

(3)

爱拔家的冰箱里,躺着一个上面什么都没写蛋糕,只在侧面,有一个白巧克力质地的爱心,紧贴着蛋糕的那面,刻了“喜欢”。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