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轩阁安小七

这里是安小七,潘玮柏和岚是心头爱,主山all智,爱好和平

私人AD(4)

“到沙发的这段距离,想好你要怎么解释。”松本润说完,蹲下开始给大野智解鞋带。

“不、不用……”被一眼扫回来,噤了声。

抱起大野智的时候,没漏看樱井不甘心的表情,刚要开口,穿好衣服回来的相叶叫着“小翔你的装饰肌还是别要了。”樱井放下捂着腰的手,“我抱得动啦!啰嗦。”转手接住二宫扔给他的小纸盒,上面印着:塞隆巴斯。

虽然想强调只是差、点、扭、到,但看到二宫上扬的嘴角,还是闭了嘴。

 

“说吧,为什么。”把人放到沙发上,蹲下来盯着他的眼睛。倒要看看他想怎么说。

眼神游移了半天,被人盯得难堪,如果不老实交代有可能被松本润咬死的错觉侵袭着大野智的神经,“遮……遮脸。”

“你的长相见不得人?”

“不……也不是……”

也许是大野智的错觉,他觉得屋里的空气,稍微凝固了一下。

“……被骚扰过?”虽然是疑问语气,却透着森森的肯定。

没想到就这么被说中了,顿了一下,“……嗯。”然后看到眼前的人突然向自己靠近,缩着往后躲了一下。但是沙发后背阻断了后路,完全没有逃掉的可能。

“戴那么土的平光镜,让你换隐形也不见你换过,说视力不好眼睛却这么润,岂不很可疑?”说完往后退了一点却又捏住了他的下巴,虽然笑眯眯,但让大野智觉得毛骨悚然——“还有,你上妆只抹脸,其他地方却很白。那天捏了我满手黑乎乎的粉底,还没跟你算账。别人离远了也许看不出来,我们现在这个距离,你觉得你能骗过谁?嗯?”

 

大野智惊吓得说不出话,一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揭穿,二是想不到还有多少人已经看穿,这种地方实在不宜久留,但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难道又要失去了么。天人交战之间,觉得有人轻轻拍了他的肩膀,吓得他抖了抖。

“倒也不用那么怕,你才来不久,我们几个找你谈话的时候无意间看到而已。J本来就是名侦探,不被他发现才不正常。不过你确实有点可爱过头了啊‘前、辈’。”摸了摸下巴,二宫继续说着:“眼镜可以继续戴着哦,我们倒是绝对不会再拿这个责备你,要是你在片场被骚扰了困扰的是我们才对。但是你的上妆技术实在不敢恭维,爱拔氏那里认识有名嘴也严的化妆师,有时间可以教教你。现在去洗个澡,等会儿J会给你上药。顺便据爱拔的友情提示水可能会很烫,但我相信以你的智商应该可以搞定。如果不行可以场外求助樱井翔或者被烫得跑出来大喊大叫。但我本人不推荐第二选项。”

这段话说得很快,大野智的思路还停留在J是名侦探的地段,松本、二宫和相叶已经从客厅里消失了。

 

还在玄关的樱井看大野智呆坐在沙发里没有动,想了想走到他面前,“不用场外求助,我直接帮你答题吧。”于是试着慢慢把大野智从沙发里拖出来抱稳。看着大野智惊恐的表情,樱井更无奈:“抱是抱得动啦!拜托你就相信我吧!”

虽然好像拆分动作一样缓慢前进到了浴室成功把人放进浴缸,但樱井翔的腰,真正开始隐隐作痛。

 

 

“小翔他输我们每人三万耶!”靠在桌边,爱拔笑得眼角多了两个褶子。

“我倒是觉得他当初只是没当回事儿而已,毕竟他只是听我们说,可一直没见过本人。”

“话说你们为什么要聚到我的屋里来?”

“因为有新的赌约。”就连宣布打赌也不忘玩游戏的人,边玩边说边倒在了松本的床上。床主人没说话,随手拿了靠枕,垫在顾着玩游戏的人的脑后。“赌翔桑会不会对这位新人下手么?”

按了暂停键,“我觉得会呦。”

“倒可能没那么快。”

“但是是小翔的type不是吗?”

“三个人都赌博一边岂不跟没赌一样?”

“到时候可以狠敲他竹杠。”

“……到也是。”

 

 

忙着给大野智洗澡的人,当让不可能听到。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