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轩阁安小七

这里是安小七,潘玮柏和岚是心头爱,主山all智,爱好和平

私人AD(1)

员工澡堂里,由于已经是深夜,所以只有樱井翔一个人,漂在泡澡池里。除了脸,连耳朵都一并埋在水里——这是他解压的最好方式——所以大野智头上顶了一块浴巾小小声问了一句“有人吗”的时候,他自然没听到。

最近节目有很大改动,有些嘉宾又开始拿架子,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断从脑子里涌出来的时候,一块浴巾毫无预兆地糊在他脸上——“啪”——“啊!!!!!!!!!!!!!!!!!”

“啊!!樱、樱井桑??!!”

大野智想着还好没人赶紧泡个澡,弯腰往池里探的时候头顶的浴巾滑下来引发了不小的尖叫。比起快要被吓死而顶着那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从水里哗啦一下坐起来的樱井,大野智虽然淡定得多但是突然看到之前刚训过自己的人还是很紧张,所以被吓了一跳也叫了一声急速后退,结果被上司扑腾出来的水滑倒在冰冷的瓷砖上。

“啪嘭”。“痛!”

 

新人AD桑。

 

虽然是新人,却已经“大名鼎鼎”。

说的最多的话,貌似是“对不起”。

制作经费相对紧张而各台又竞争激烈的今天,AD的通用是正常的,但是能从同行口中频繁地听到同一个新人的名字,还是头一次——以不中用而出名。

 

那天路过松本的办公室,低气压的训斥从门缝散出来。不值一提的制作人发火,却突然想偷看。

灯光下松本捏着那人的下巴,指尖陷进肉肉的脸颊。受训者被黑框眼镜遮住了大半张脸,缩着身子低着头,脸表情都看不清。

今天一早这名AD被分派给自己。樱井才明白为什么能把不擅长与陌生人互动的松本惹到会近距离训人的程度——真的是彻头彻尾的新人。对所有的业务流程完全陌生外,电视台里更是迷路了多次。混在其他剧组里帮忙了好几小时,直到亲自去要人的时候对方才一脸惊讶地发现多出他这么一个人……当时真想揪着他的耳朵告诉他我还没答应吧你白送出去……人倒是极老实,老实到问什么答什么,一句都不多说;让干什么干什么,倒是一点儿也不多干……不像有些八面玲珑的孩子,手脚利落,嘴甜如蜜,时间长了,让人防备。但比较头疼的是,一会儿没照看到,就跑到美术桑和道具桑那里问东问西……明明平时连存在感都没有,这种时候却像喝饱水的小花儿,生机勃发。

一天下来,从节目策划到嘉宾参与讨论再到录制完成,因为要顾及他反而比平时累了好多。心里憋着火,脸色自然阴沉。虽然没吼出来,反省会却也没人敢说话,整个剧组噤若寒蝉。

自己刚张口:“大野智我说……”,他已经“腾”一下站起来,“樱、樱井桑一会儿请允许我去您办公室。”大概是这几天,挨训挨除了经验。

 

训人不是目的,是为了让人更好的执行自己的任务。但是今天的确让樱井恼火。看着手里的文件,想着怎么教训这个家伙的时候,缩在门口的身影让他一下泄了气。

本来就小小只,还要猫着腰,总是无意识地嘟嘴。走路没有声音。从头到尾好像猫咪一样。人又那么老实,被训斥,太可怜了。

对他生气不起来。

所以只轻描淡写地说了他好臭。温泉什么的,泡了应该会很舒服,这几天他也应该累了够呛,可以好好解解乏。记忆中没说什么苛刻的话,让他回去的时候,却感觉到他失落的气息,反应过来想说什么,人已经不在办公室了。

自己也是新人干上来的,不是不懂他们的艰难,所以人早点回去也好。而自己留在办公室准备下次的材料直到刚才。

 

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没回去,留下来,被自己弄得摔倒在地。

 

眼前的人刘海软软放下来,因为水汽的关系贴在脑门上;上次看到被松本捏过的脸,依旧软软肉肉,带着水光泛着红晕,捏上去的话,大概手指也会陷进去……唉……樱井翔叹了口气,就差没打自己嘴巴,清了清嗓子问:“起得来么?哪里痛?”

“……脚……还有膝盖…………痛……”

“扭到了?”

“大概。”

“能站起来么?”

“不知道。”

“试一试。”

“哦。”

“行么?”

“……不行。”

“扶住我,慢慢起来。”

“……啊疼!”

“站起来也吃力?”

“不,我尽量……”

进行了一系列毫无意义的对话之后樱井翔觉得与其他扶着大野智一起蹦蹦跳,还不如抱他出去来得快。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于是他没有成功。

还差点把腰闪了。

 

所以他半搂着大野智两个人颤颤巍巍终于走到更衣室,给他简单地喷了一下药之后,已经是午夜了。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