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轩阁安小七

这里是安小七,潘玮柏和岚是心头爱,主山all智,爱好和平

初吻

  初吻

 

 

    山组甜蜜蜜

 

    黄昏下的琴键太温柔,慢慢弹得有些不成调的曲子。

    樱井翔在苦恼。

    盯得太厉害了,智君。

 

    不是没被智君看着弹过琴。还比他矮,被他叫着翔君小小的好可爱的时候;一起出道,摄像照不到的地方,两个人挤在一个钢琴凳前,他的手臂紧挨着他的时候;一起讨论曲子,共同录音的间隙,被要求一展身手的时候。

 

    心猿意马。

    回过神时,智君就在身边,快要抚上他的手。

 

  “……智君”,来不及惊讶自己的声音怎么这么嘶哑,清嗓的同时,大野智已经fufufu地笑出来,“翔君,干巴巴的声音。”

 

    不要再靠过来了。

 

    “为……咦?……哎,智、智君,什么……”

   “走音了呦,fufu。”

    “还不都是你靠过来!走开啦~~~~~”

    “fufu。”

    “啊~啊~真是的,走开啦!”

    “不要。”

    “会分心!”

    “哪次没有。”

    “……”

 

    无法,竟然无法反驳。

 

    轻轻叹了口气。突然没有气力。

 

    智君,是不是,其实你都知道呢。

 

 

    有点委屈。

    忽然觉得,对这个人的种种心思,鬼鬼祟祟,掩掩藏藏,这么多年,穿插在那么多的蛛丝马迹里,是不是,终究也堆积出了他的真心实意。

 

    当年那个清秀的小哥哥,现在变成好像猫腰的小老头。偏着抬头看着他笑的豆丁自己,现在微微低头能看见他泛水的目光。

 

    眉目没有变,

    指尖没有变。

    声音没有变笑容没有变温柔没有变坚强没有变。

 

    智君。

    我那混杂着憧憬崇敬仰慕爱慕的喜欢着你的心。

 

    也没有变。

 

 

    刚出道的那几年,原本是粗粗的眉毛。妹妹不知从哪本美容书里学的修眉,非要拿自己做实验。末梢那里只留了眉骨上方的部分,两道剑眉初具雏形。到了乐屋有点羞耻,遮着眉毛跑到化妆师那里。人家一看就乐了,几下修出了型,把自己推给大野智,说是智君绝对会夸。

    到了大野智面前甚至有些结巴,忐忑地问怎么样。大野智凑近了,冰凉的指尖触碰留下的眉茬。

  “好看,这样的翔君,肯定很受欢迎。”眼睛亮亮的,晃进自己心里。

 

    后来很多人都说翔君的眉毛张扬却精神,配着这张脸恰到好处。自己却只记住了当初那句“好看。”好想问如果真如智君说的会受欢迎,那智君呢,受不受你欢迎。

 

    不敢问,烂在心里。

 

    智君,隐藏对你的爱慕,好痛苦,好累。

    快要忍不住了呐。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会喜欢到痛苦的。

    深夜的时候一个人,想着想着忽然就哭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寂寞了,还是太喜欢了呢。

    大滴大滴的眼泪往下掉。

    好悲伤好难过。

 

    喜欢你。

    真的喜欢你。

 

    好喜欢好喜欢。

    喜欢到悲伤的程度。

 

    呐,智君。可不可以祈盼我对你的特殊,祈盼你的留恋。

 

   “……智君呢?”

    “嗯?”

 

    反应过来不小心问出了口,想着糟糕了却停不下来。

 

   “受智君欢迎么?”

    相隔了十几年的问题,智君你会明白么?

 

   “恩!”捧着他的脸,对着比他小一岁的自己一字一顿地说:“这样的翔君,最、喜、欢、了。”

    微微伤心,甚至有些难过,想说,智君,果然,我已经出现了幻觉。算了,也好,这也不错。

    觉得这时候必须说点什么的感觉,没等开口,对方皱了皱眉头,嘟了嘟嘴,先出了声,“翔君。”

   “嗯?”什么,智君?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最喜欢了。”

   “……眼睛?”对的,说了好多次喜欢自己的眼睛。调整好心情,不能被他发现自己的失落。

 

    可对面的人却好像生气了,咬紧了槽牙,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这样也好可爱,怎么办,我是不是傻了,智君?

   “不、是、的!是、翔、君!”扳过自己的脸,“我喜欢的,是翔君,是樱井翔这个人,眼前的人!笨蛋!”

 

    智君,你转过头,别看着我,好么?

 

    我好像哭了。

 

  “等了好久呐,翔君那时候还小小的好可爱围在我身边大野桑大野桑的叫着可是后来就不那么粘我了虽然我想说啊……”

    噼里啪啦糊成一团儿的话从对面距离不超过10cm的人嘴里传出来,正常情况下应该惊讶或者吐槽为什么智君可以连着说这么多话不结巴的,可自己现在好像越来越听不清了。心跳那么大声,全身都变成心脏,砰砰砰砰震耳欲聋。

 

    握住他的手,第一次打断了他说话,“智君。”

  “嗯?”这个人是有多温柔,轻轻擦掉自己的泪。指尖还是那年一样凉凉的,平复着自己搅乱的心。

  “智君。”

   “嗯。”

   “可以……”

   “嗯。”

    “吻你么?”紧张得舔了下嘴唇,想着怎么吻才能让他满意。

 

    “不可以。”

    “哎?!!!”惊讶得不禁泻出细小声音,察觉到失态的自己立马捂住嘴。眼泪好像有点忍不住,我可以哭么,智君。

    “哎,啊……对不起……当我没……”没说完袖子已经被眼前的人捉住,“因为啊,我也想吻翔君。”

 

   心脏好像被人抛在空中,快要坠地以为要砸碎的时候却被这双把它抛起来的手小心捧住。

    智君,不要每次坏心眼地拉我上跳楼机,还要握住我的手。

 

    明明知道我对你最没办法。

 

   “可……可以……和你接吻么?”

   “等了好久。”

   “要说‘好’。”

   “好。”

 

    轻轻碰上的嘴唇,柔软的触感,温温的,柔柔的。条件反射闭上的双眼,把感觉和心跳锁在了脑海中——同时也放到最大。

 

 

   大野智稍微抬了抬下巴,自己开始改变头的角度。偏过脑袋的同时,蹭到了彼此的鼻尖,是谁小小吸了口气?

 

    彼此的气息温暖地打湿了嘴边的皮肤。

    痒痒的。

 

    智君,我握着的你的手,是不是有点紧张?怎么好像湿润了?

 

  “翔……翔君……好痒。”

   “好的。”

    分开的同时睁开了眼,近在咫尺的湿润的眼睛,爱怜是这样一种心情么,智君?

 

    “翔君。”

    “嗯?”

    “喜欢。”

    “嗯。”

 

    额头自然而然地靠在一起,鼻尖蹭着鼻尖。

 

    分不清是谁轻轻笑了,传染开来,发觉的时候已经笑在一起。

 

    “智君。”

    “嗯?”

    “喜欢你。”

    “恩。”

 

 

 

 

 

    “nino你说,是我们把小翔掰弯的么?”

    “他要是太直太硬,一掰就折了。过刚易折。”

    “小翔也有软的成分!”

   “所以不用我们动手,他自己想开了自然就弯了。”

          ………………………………

 

    “……nino你指什么?”

    “话题是你挑起来的!你指什么我就指什么!”

      ……

    “……鸡……”

      啪!

   “痛!”

   “痛就对了!”

 

   “我刚路过练功房好像看到leader和翔君在kiss啊。”

   “因为他们两个是笨蛋,浓润。”

   “为什么又玩我名字!”

    “爱拔桑说的。”

    “我没有!是nino啦!”

 

          …………

 

 

 

 

    阳光那么美,让我吻你,好不好。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