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轩阁安小七

这里是安小七,潘玮柏和岚是心头爱,主山all智,爱好和平

因为是喜欢啊

(1)

    相叶雅纪做了一个梦。

    自己因为练习萨克斯导致气胸住院的病床上,一边想着如果就此被辞退了怎么办一边哭泣的时候,leader发来了来自门把的第一封mail。接着是翔君的。极其正式的开篇让爱拔想起了老师在课堂上传授写信正确格式的场景。

    后来自己给4个人都发了道歉mail,结果大家都回复了他。

 

睁开眼的时候,睡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自己脱掉了。被子揉得皱皱的,枕头湿了一小片。

洗脸的时候站在水池边,拍拍脸让自己精神起来。

今天也要元气满满。

 

                                    (2)

    乐屋里只有翔君在看报纸。打过招呼,拿着staff准备的薯片咬了一会儿。

    “小翔。”

    “嗯?”

    “你还记得我得气胸那会儿你们给我发了短信么?”

    “记得哦。”

    “那你记得leader当时给我发了什么?”

    “……呃……不记得了……只记得你这家伙后来哭得稀里哗啦导致智也跟你一起抱着哭了。”

    “唔啊……”

    ……

    “……小翔啊,谢谢你啊。能成为岚真是太好了。真的……当初……”

    “喂你别一大早就感慨啊等会他们进来了你要是哭了我怎么解释啊喂!”

    “啊哈哈不会的不会的,今天也依旧元气满满!”

    “早上好……”

    “啊,leader!早上好呀~咦松润也在!”

    “什么叫我也在……在楼梯口那里碰到了就一起过来了,leader好像有点感冒了,翔桑你带药了么?”

    “感冒了么?严重么?什么程度?为什么不小心?嗓子疼么?早上吃药了么?我现在下去买药吧……”著名新闻节目的主播从沙发上弹起来一只手探完某人的额头温度又摸了摸人家嗓子那里。现在则手忙脚乱在包里翻找着自己的钱包。……满地乱转。

    “小翔……冷静……O酱已经笑到滚在沙发上了……”爱拔也超级想笑的可是有点同情小翔所以拼命忍住了。

    “哎??!!!!!是骗我吗?智君没事吗?”乱转的终于停了下来。

    “不是……只是一点点鼻塞,”顺便吸吸鼻子,“……翔君好好笑。fufufu。”

    “别笑了leader,还是让翔桑去买点药吧,拿着,把热水喝了,会好一点。”坐到那一小只旁边递了自己打开盖子又吹了吹的保温壶的热水。

    “松润亚萨西~啊换眼镜了?这个好漂亮。”说着已经摸上了logo。

    “leader注意到了啊,好开心,这个是昨天新买的。”往近凑了凑。

    “松润换了眼镜了么?诶好厉害这个logo超级帅气啊过几天我也去逛逛吧但是好像约了nino打棒球啊……”松润想说你还是先把薯片拿稳吧那个马上就要洒出来了。

 

    “为什么我大早上来工作要被一个溜肩堵在门口不能进去?”

    “nino!早上好呀!小翔被leader吓到了。”

    “大叔你把他便当偷吃了?”

    “没……”

    “leader有点感冒了,我让翔桑去买点药而已。”

    “爱拔桑你最好叫staff给我前面这堵墙准备厚一点的垫肩我今天不想跟箭头上番组。”侧身从前面“箭头”的身边挤进乐屋回身坐在沙发上的同时拿出包里的3DS开始新一天的熟练操作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真的,小翔的肩好像更溜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哈哈哈哈!!!!”

     松润拍了拍樱井的肩膀想让他稍微振作起来,“快去吧,你看leader都笑咳嗽了。顺便帮我带杯咖啡上来。”

    “拿铁谢谢!”

    “果汁饮料~O酱要什么?”

    “嗯……”

    “智君今天只能喝热水乖乖坐着等我买药!”

 

    这天的一早门卫看见岚的樱井没怎么变装就有点气急败坏地跑去药店。

    路过的staff听见了岚的休息室里传来很大的笑声。惊叹就算是日程如此紧凑的今天,这个团也依旧从早上就充满活力。

    松润看着拍过某人肩膀的手,今天下滑的程度,再一次稍稍吓到了他。

    相叶雅纪偏了偏头好像刚才有什么话想跟leader说,偏偏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

    嘛……算了。

    可能到时候就想起来了。

                                  (3)

    无论是各大媒体还是在饭的心里亦或是演艺界,似乎流传着现任国民天团岚的队长似乎有着一种神奇的力量的说法。这种神奇的力量就是让你哪怕只是在他身边呆着都有被治愈了的感觉。比如说,在乐屋里看着他和成员一起嬉闹。

    nino似乎永远都喜欢跟他粘在一起挤啊挤啊挤。汉堡手看似不经意实质早有预谋地揉上软面包一样的脸。

    “嗯……”

    “不要乱叫。”继续揉。

    “还不是你乱摸。”张嘴追着手咬。

    “你是狗吗。”手没停。

    “汪!”一直咬不到……

    “有这么蠢的狗吗!”很大声在头上拍了一下。

    “……”

    “……痛了?”下手不重啊……

    “……”

    “喂……leader……疼了?……对不起啦~不是故意的~……利达~~~~我不是故意的~~~~~利~达……喂!混蛋……不准突然袭击我肚子!啊!……别逃!”

 

    ……樱井先生把刚从椅子上抬起来看情况的屁股放了回去,继续看报纸……

    ……看杂志的松润把随手放在桌上新买的眼镜收回在包包里以免遭殃……

    屋里另两只以一种你追我躲你拦我扭你放松我偷袭你挠痒我抵抗……还抵抗不了的姿势一路闹到了门边。

 

    樱井想提醒小心有人开门的话还没说出口的时候,相叶雅纪同学从外面“啪”地把门打开。还没说话就见一团扭在一起的两只向自己这边倒过来。伸手去扶人的时候忘了手里还拿着刚从别人那里得来的酱料,稳住尼糯米身体的时候听到从他胸前传来“咕唧”很粘腻的一声,三个人就愣在门口了。不对……是五个人。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樱井,揽着腰把还巴在糯米背后愣着的利达拥回来,想着先把这一小只安抚一下,就听到松润一声“小心!”

    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在告诉谁小心就被脚下的酱汁滑到了,还连带着怀里这只。倒下的时候勉强把怀里这小只推出去然后扭转自己并不灵便的身体后背着地想着最起码大野智磕也能磕在他怀里结果他把人家往后推得远了点,大野智倒是倒在他身上了,只不过“咕咚”一声之后,樱井翔哭死的心都有了。

    “唔!!!!”

 

    松润跑过去的时候大野智已经起来了,没管自己的额头一声声怯怯地叫着“翔困”,没时间纠正他的发音问题因为樱井桑现在紧闭双腿全身颤抖,可能有泪光闪现。明明清楚的看到樱井翔根本就没磕着头怎么可能疼成这样,leader就在自己旁边磕磕巴巴地说“我枕着了……”心里纳闷什么叫“枕着”的时候,leader接着小小声的说,“翔困的……Jr.……”

 

    中居路过岚乐屋的时候想着突袭一下这群,推开一个门缝看见nino拿过staff临时找来的衬衫换着,樱井以奇怪的姿势坐在沙发上,边上坐着手足无措一脸委屈的大野智。相叶雅纪那孩子不太精神地打扫乐屋,之后松润一脸平静的呆着……呃……这群都快整体过30的臭小子们……还是等下节目里再跟他们胡闹吧……这情形……他们现在似乎有点忙……?

 

                                 (4)

    大野智支支吾吾地打电话给船长问有没有新鲜的贝类想批发一点,关系不错的这位同代人隔天就给他直接开车送来了好几箱不同种类的新鲜贝类。没问他为什么这么突然有这种要求,大概觉得偶像有些奇怪的癖好也很正常。

樱井翔看见大量水产品的包装箱和跪坐在地上的大野智,第一反应就是查找附近有没有摄像机。

“翔君,在找什么……”

“摄像机……”

“不用找了……呃……翔君真的非常抱歉!!!!!!!”啪地一下土下座着实吓了樱井翔一大跳。

“哎?!!什、什么?智、智君???怎、怎么了?什么?!!”

虽然感叹虽然翔君其他时候说话都挺利索的但是在自己这是还是会螺丝吃个够啊但是大野智还是就着土下座的姿势道了歉。

“枕到了翔君的Jr.,真的非常抱歉。”

“不不不不不不,也……也没什么……智君不用记在心上。”

“但是翔君……很疼的样子……”

“呃……但是……”

“小翔你真的不举吗?!!!!”爱拔推门进来的时候音量总是以数倍的增长,但是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差点让樱井翔咬了舌头。

“你小子!说什么呢你!”

“今天啊,遇到松兄了!然后他跟我说昨天他找leader喝酒,leader就问他什么东西可以补Jr.,松兄告诉他含锌的东西啊,比如说贝类什么的,leader就双眼噼咔噼咔地跟他说,‘太好了!翔君最喜欢那个了,这下有救了!’。松兄问我你不会是有问题吧,我就来问问你呀!”

“怎么可能是我有问题!”

“那你告诉我这些箱子是怎么回事溜肩主播。”nino就在爱拔身后,爱拔刚才跟他在走廊里说的时候他就觉得可能有笑料由着爱拔来问了。

“给小翔补一补……”大野智跪得好累。

“satoshi你别……”

“我要的假上面已经批了………”松润一推门……呃……人还挺齐。樱井翔怎么一脸要哭出来的感觉……

“可以放假了么?那我等下去买点零食吧。”

“零食那里也有卖的吧……这怎么了?”

“松兄觉得小翔可能不举,leader也承认了。”樱井翔已经在爱拔的头上拍了一下……

“哎?”

“不是的……只是给小翔补一补……”虽然leader一脸真诚,但是松润想说,你这样真的会越描越黑了啊……其实我们都知道的……

 

3天以后得来假期的几个人收到了经纪人安排好的合宿地点路线图,早上樱井翔看着母亲的短信,说是送回去的贝类已经吃完,非常美味,帮忙转达一下给大野智,真是谢谢他。啪的一下合上手机,樱井翔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5)

    “leader今天也很可爱啊~”

    没外人的时候,松润偶尔会撒娇。

    摸着智君放下的刘海。顺啊顺,愈发觉得这个就算是过了30岁的男人,今天,也依旧可爱得让人发软。

    “J,就算没有小型动物接近你,也不需要把过了30岁的大叔作为宠物看待。”

    “如果像leader这样的话,真想样一只啊。Leader的话,应该可以的。我会照顾你起居的。”

    “《宠物情人》那样?”

    “喔,还记得啊。很难得啊,明明都不看的。”

    “没有看是没有看啦,但是松润演过什么我还是多少记得的……而且当时的发型很可爱啊,头发烫了……可爱。”

    “今天的呢?今天也没有用发胶哦。”

    “可爱。”

    “就两个字?多说点。leader~leader?”

    “呜……可爱,放下可爱。”

    “是么?真的?那我要不要改下风格?……leader?别闭眼啊。”

    “……呜。”

    “想睡?”

    “……呜……”

    “……已经睡着了啊……真是的……这样会感冒的啊。”

    对话过程中就已经睡着的人轻轻打着鼾,双手放在头两侧,时不时小小地抓一下——松润喜欢这种地方,在手心稍稍挠一下,两边的手就条件反射抓一下。——总是玩不够。挠一挠,抓一下;挠一挠,抓一下。

    “嗯……真可爱啊。比狗还可爱。”

    “这家伙,我觉得有点像猫啊,这么爱撒娇。”弟控看着末子玩长兄玩得不亦乐乎也伸手顺了顺话题中心人物的刘海。

    “狗也会撒娇。”

    “你见过这么粘腻腻的撒娇大叔狗吗!”

    “……倒是没有。”

 

    婴儿的睡姿,五个人里面也只有他能这样。随时随地随便进入梦乡。

    “你要去找毯子的话,刚才好像在隔壁房间看到过。等会去那看看?”

    “嗯。那我这就去吧。”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声音?”

    “……貌似那个笨蛋的声音?”

    “幻听?”

    “有可……能才怪!”还没等弟控说完,松润已经放弃找毯子的话题先冲到院子里了。

    “nino~~~!!!lea……”

    “leader在睡觉。”准备再扩大10倍音量呼唤leader的爱拔拔,松本润赶在他把人完全吵醒前放低音量说道。

    “唔唔唔唔唔!”

    “……人也只是睡觉而已你不用满脸惊恐对着我呜呜呜。”

    “松润,你捂着他嘴……”

    “啊,对不起,一着急就忘松开了。”

    “O酱睡着了啊,那nino呢?”

    “leader枕着呢。”

    “……”

    “……”

    “不用这么看我,leader要看nino玩肚子,nino就嘭嘭嘭地鼓肚子给他看。然后他们玩累了leader就枕着他腿跟我说话,说着说着就睡着了……糟!我忘了得找毯子去。”说着就转身回屋找毯子去了。

    “话说松润都不惊讶啊,小翔。我们一起来的耶。”

    “大概是智君说的吧。”

    “唉?!”

    “我刚刚有发短信告诉他。”

    “唉?!”

    “唉什么!!”

    “除了生日他还会看短信?!嘛,也对哦,小翔的话。”

    “短信的话智君现在大都还是会看的吧,虽然你们打电话有时不接,但是啊,只要是我发的短信智君都会看哦!而且会立马回复。”

    “那他刚回复了什么?”

    “………………nino的肚子很好玩括号笑括号……”

    “那个……小翔……振作起来。”

 

    nino从窗看向院子里,爱拔略带同情地拍着翔的后背,满身死角的那位抓住了刚滑下去的背包带,被拍得往前晃了一下。

    叹了口气低头摸了摸腿上毛茸茸的脑袋,“要睡到什么时候啊,腿都快没知觉啦,欧吉桑。”

 

                                 (6)

    大野智醒过来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山,天边的火烧云大片大片肆意地铺展着,映红了站在院里吵闹着的四个人。草丛里貌似有些蹦跳的小雀,一啄一啄地寻食。向来喜欢进行脑内场景自我设定的大野智,看着看着忽然笑出来了。

    出道已经14年了啊。当时真的有点手忙脚乱的感觉。这4个人从10代的【大野桑的事情都来问我,我就是努力传播正义的战士】【啊啦啦从今天开始就是岚了真的好幸运要努力嗯要努力】【旁边这家伙好歹一起呆了好多年性格都没变啊呃开始喜欢上演多拉马了】【虽然我是个轮廓很深的包子脸但是我正值青春叛逆期不要惹小爷我不高兴】到现在,5个人腻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变得成熟了好多——【智君的事情依然可以来问我接人待物要讲究方法时间虽然排得比较紧凑但是吃东西和旅游的时间要好好地空出来】【哦呀呀成为岚真是幸运的事炸鸡和麻婆豆腐到底选哪个好苦恼每一天都要微笑又接触了神奇的动物】【旁边那个笨蛋吵死了大叔你快点让我欺负一下游戏绝对一天都不能耽搁最近的身体似乎变得有点圆润了】【要健身要健康这套衣服虽然比较奇怪但我还是要穿演唱会好想试试这个呐leader你同意我就执行了哦】……最小的一个也入了30代啦,当初还是16岁的凶凶的小包子,现在也叫着我真可爱啦(泣)。时间过得好快啊。磕磕碰碰,但总算过了14年了。唔……嘛,都很可爱啊,大家。弟……弟弟们,哥哥我高中辍学含辛茹苦拉扯你们长大真是不容易好欣慰~~

翻身爬起来,拽了拽睡皱了一点的衣服,越过身边散放着的几份报纸,猫着背,颠颠儿地蹭到院子里。

    当然,他也不记得为什么睡着之前是枕着nino的腿而现在醒来枕着的是块软座垫,不过估计身上的毯子是松润给盖上的。

    其实nino抽腿的时候他被好像是很小声的一句“你这笨蛋要是下次再把我拖出来的时候踩我3DS就给我重新买一台来”吵得微微醒了过来,不过马上又睡过去了而已。

 

                                   (7)

    “fufufu……”

    “什么,智君?”樱井翔明白自家leader睡醒了之后就会看起来软乎乎的但是不明白为什么像现在这样从屋里出来看到他们就心情很好地自顾自巴在自己的肩膀位置笑起来了。

双手捧着他的脸把他捞起来,“怎么了?笑得这么开心?遇到什么好事情了吗,嗯?”

    “嗯……可爱……现在……大家……好久了……fufufu。”

    “说什么啦,听不懂啊大叔。旁边那个,翻译一下。”

    “智君是想说我们以前很可爱么?从出道到现在过了好久很开心吗?”

    “嗯嗯!fufu……”

    “……翔桑,不愧是leader的翻译机啊,干得漂亮!”虽然夸着樱井,却伸手过来揉了揉leader的头顶。

    “O酱,真的是这样吗?好开心!但是O酱也很可爱啊,以前明明又帅又可爱。”

    “笨蛋,智君现在也又帅又可爱。”

    “所以你要宠到什么时候?”

    “宠到什么时候都不……没有,没有宠!继续玩你的游戏机啦nino!”

    “啊哈哈哈哈哈……”

    “作为当事人的你为什么要笑啊satoshi!”

    “真是可悲啊candle翔。”

    “少落井下石!你不也是一直说可爱可爱的!还有那个名字已经旧了不要再叫了!”

    “leader本来就可爱啊。呐~”柴犬贼笑着看着leader。笑得不可抑制的那一小只马上心领神会,眼睛噼咔噼咔地瞅着某主播“翔君觉得呢?”

    “不是啦是可爱啦一直都很可爱啊nino你别把智给带坏了!”

    “真是任性啊马上就来怪别人了吗!这样的人居然在我们的团里呆了14年吗!leader你身边的这位真是太可怕了啊~~~~~~~~”稍微有点尖锐的声音立马给予了有力的反击——论吐槽的功力,樱井翔你还嫩了不止一点半点!

    “啊哈哈哈哈哈……”结果院子里传出除了nino和樱井以外的三个人欢乐而嘹亮的笑声,极度惊吓了草丛里找食的小雀。

 

    这一轮,樱井翔,完败。

 

    不过稍微开心的是,最起码智,是趴在自己肩上笑的。

    不管谁怎么说溜肩……智君不还是趴了这么多年么。

 

    嘿嘿。

    嘿嘿嘿。

    虽然旁边笑着的这几个都没看到,但是柴犬眼尖看到本来应该稍微沮丧不止一点的人现在看着大野智一脸“小爷我占了好大便宜”的白痴样,连吐槽的余力都没有了。

    你在大叔面前到底有多白痴?

    都写脸上了好不好!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