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轩阁安小七

这里是安小七,潘玮柏和岚是心头爱,主山all智,爱好和平

在你身边可以安静的快乐

1)

大野智软趴趴地趴在松润腿上玩游戏。

“手机看太久会伤眼睛的。”塞了瓣儿橘子到leader嘴里。

“唔……。”

“我说什么你根本没听吧!好好吃橘子别舔我手指头leader。”

“……又死了。橘子……啊——”

虎牙已经拔掉了。稍稍可惜。可是张嘴吃橘子的时候,能看到里面小小的舌头在翻来翻去这一点,多少还是有些安慰的。很可爱。把他的头稍稍抬起来看,有时候会担心手上太多戒指搁着他,但是他说过松润很温柔,一点也不疼。所以温柔的到底是谁啊。

说的时候笑得fufufu的,但是让人很舒服。

有点想宠他。

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但是随即立马甩甩脑袋,塞了瓣儿橘子进去。

 

“……都说了橘子喂你但是不准再舔我手指头了,会痒。”

“咦会痒么?”

漂亮的手指就抓到刚才舔到的指尖仔细观察起来。

“说是会就是会啊,真的。”无奈,想苦笑,但是很开心。

“哥哥我也想吃橘子了J快点喂我。啊——”

 

Nino不知道什么时候进的房间,有气无力地说着话。

某人就悄无声息挨过去无骨动物一样蹭着他,“我用手机下载你那个游戏了哦。”

“哦。”

“我玩了好久哦。”

“哦。”

“nino你不爱我了么。”

“leader。”

“嗯?”

“现在,我很烦。”

“……”

“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

 

(2)

大野智和松本润换了隔壁房间。

依旧是刚才投食与玩手机的模式。

不过大野智给相叶雅纪打了个电话。

 

松本润没听他说了什么,只是换个衣服的功夫,leader已经拿着一小筐橘子站在他身边等着换房间了。有点哭笑不得地跟他说吃多了会不消化的。扫了一眼墙角的柴犬,牵着leader去了隔壁的房间。

 

(3)

爱拔推门进来的时候,大野智玩着手机,软腻腻地说,“爱拔,nino在隔壁哦。”

 

太阳已经有点落山了。屋里有点暗。

可是只有3DS的光照着柴犬的脸。

 

“nino这样眼睛会坏掉的。”随手摸到墙上的开关打开。

“nino今天不欺负我了吗我会好寂寞的。”

“nino今天也理理我啊呐呐我跟你说我今天啊,遇到了前辈了然后我们在路上……”

“笨蛋给我闭嘴。”

 

然后某个站在房间门口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角落里的人的前面了。什么都不说。抿着嘴,弯腰。

伸手摸了摸缩着的人的脑袋。

 

“随时可以拿我撒气的啊。不说话憋坏了我会心疼的。”

 

有点头疼,不知道该气得叹气还是气到微笑。

“你个笨蛋要是以后被别人欺负了可怎么办啊。”

“没关系nino会帮我欺负回去的。”

“如果我不在呢。”

“那我去主动找你。”

“如果找不到了呢。”

“怎么会我最了解nino啦你躲到哪里我都能找到哦!我们可是总武线的好伙伴啊好伙伴啊!”

“……你这笨蛋是真听不懂还是装糊涂!”

“nino心软怎么舍得。”

 

(4)

一时间房间很静,只剩下游戏机里的音乐还在微微的响。这时候突然间觉得,略微吵闹。

到底是音乐吵,还是心吵。有点说不明白。

“…………嗨,OK~下个月的任天堂新款游戏爱巴桑多谢款待~”

“nino害羞了?”

“羞你个头啦!”

“脸红了!?”

“别得意啊你!”

“啊哈哈哈哈哈好呦!好的呦!那你要试吃我新做的咖喱天妇罗!”

“你小子别总做些奇怪的东西出来!”但嘴里说归说,还是就这样硬被半扯拽到厨房去了。

破天荒游戏机被落在了之前屋里的地板上。那么孤独。

 

等待的时候谁都没张口说话,只有油锅,噗啪噗啪小声炸裂的声响。

 

“好了好了!张嘴张嘴……来……啊~”筷子递过去自己却先伸头咬了一口。

“啊,好吃!啊…唔…嘶……烫……”又马上塞到旁边人的嘴里。

“别把你吃剩的给我!还有凭什么要我吃……啊,嘛……还不错啦……”嘴被塞得满满的,舌头简直翻不过来,咬字变得模糊不清,可不知道为什么,脸颊渐渐发烫。

 

意外的舌头和口腔没有想象中出现重度灼烧感,有点儿奇怪的物体被咬了一口然后被已经习惯的暴力塞进嘴里后,热气因此散发了好多。

 

又怎么可能会烫到自己呢。

 

……旁边这个叽叽喳喳吵个不停,夸一句就飞上天。

……所以说,少得意了。他这么好欺负,被别人欺负了可怎么得了。得好好保护才行了。

……头都两个大。

 

……可是。

……也许被好好保护的,其实……一直是自己才对。

……所以说。

……笨蛋就是笨蛋。

这个是笨蛋。大叔也是笨蛋。

……可能自己也是。

 

(5)

翔君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爱拔拔推门进去以极大的声音欢呼着小翔和leader都在就太好了的时候,nino以为走在后面端着盘子的自己要被震死在门口。

 

随手把那一盘有点糊了的东西放在桌子上,一屁股坐在leader腿上。稍稍用了点力气。

“nino,会死人的。”

“我不会死掉的,你倒有可能。”

“fufufu,那时候翔君会救我出去的。”

“那个溜肩只是装饰性肌肉你还是放弃抵抗吧。”

“fufufu。”

 

沙发上的两个人蹭来蹭去,围在桌子旁边的三个人吃着爱拔的新创品。

“nino好点了么。”松润压低声音问。

“好多了吧,又去跟智玩了。”

“小翔你不是在看报纸么。”

“有吃的的时候也可以适当休息一下的。”

“哎你看报纸了么?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只是找了一下潮汐表就把那页折起来了而已?”

“笨蛋!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只为了智看报纸!还有别喂他太多晚上会不消化的。上次就跟我抱怨吃多了胃胀。”

“我没提到leader……你怎么知道我喂他橘子了?”

“他嘴里有橘子味儿!一直玩手机当然是你喂的不然他都不能吃。”

“……小翔……真厉害啊。”

“智君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是……为什么你会闻到leader嘴里的味道?我闻不到诶!”

“……”

 

 ……笨蛋又多了两个人。以为我和大叔玩就听不到你们说话么。

 

(5)

谁都有无缘无故难过的时候。想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但是不想自己就这么沉沦下去。有的时候,就是希望有个人能来告诉自己,我在你身边。就算你欺负我也好。我就是在你身边。想说话的时候,我会一直听着。不想说话的时候,我会陪着。你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远远地注视着,关心着,等你好了的时候,我还在原地守候着。你想回到我这的时候,我就软软让你欺负着。如果你想商量的时候,我就陪你商量,就算我的想法不是那么有哲理,也依旧拼死命地说出我的意见。如果你想疯我就跟你一起疯你想闹我就跟你一起闹如果你认真我也一样认真如果你哭泣就来我的怀抱——如果这样一个不是亲人的人x4,那也只能是岚。

14年前是阴差阳错还是机缘巧合反正就这样一直走下来了。

一路上磕磕绊绊多少欢乐多少困苦也承受下来了。彼此的脾气秉性已经摸得一清二楚。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就已经明白彼此的意图。哪需要那么多话来掏心掏肺。牵一发而动全身,谁有个伤心难过,剩下的几个哪会看不出来。

 

当初身边被安排在一起的这些人,如今侧首,身边依旧是不变的伙伴,多了的除了彼此间的默契和爱护。只能有的是继续向前的勇气和信心。

 

没什么好害怕的,怕了又能怎么样。你不去面对,他们也会去,与其那样,倒不如跟他们一起。

 

因为是岚啊。

因为身边的,是这几个人啊。

 

但这时号称日本国民偶像岚的队长拖着步子期期艾艾蹭到溜肩主播的身边要吃爱拔的新产品,松润做大爷样一把把盘子抢走说什么再吃你就撑死了跟爱拔两个人坐在角落里吃,浑身不器用的那个看着两边又下不去狠心训斥两边,只好不停安慰那个开始撒娇乱叫的队长。nino无声息地到隔壁把游戏机捡回来,回来双手一捞就把自家队长按在沙发上当起靠枕,舒舒服服打起游戏。自动过滤掉樱井胖的反驳,他觉得接下来的时间,这个游戏可能被他打翻版。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