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轩阁安小七

这里是安小七,潘玮柏和岚是心头爱,主山all智,爱好和平

One Day of The Holiday

                        

团爱。 大野智中心……微量山组甜食。

 

                                   (1) 

    nino 最先下的车。推门进来的时候,眼前的情景让他觉得就站在那看着好了。之后是拎了满手食材的翔,微笑着立在和nino 并列的地方。nino回身直接捂住了一直“呐~呐~听我说啊……”的爱拔的嘴,爱拔看到之后自己做着噤声的手势然后轻轻地笑着。

润把车停好,费力抬着两整箱烟火,正好奇怎么那三个家伙堵在门口不能进去,走进院子也不其然地同他们立成一排。然后他突然觉得,这才是假期的开始。

一起工作时总是off状态的某人,此时在四个人的注视中,安然地睡着。

阳光正好。温温灿灿。柔柔的一团。

有微风。清爽却不凛。

屋顶不知谁家的猫,肆意晒着太阳,同正下方的某位一样睡得正香。然后某人翻了个身,猫也变了个姿势,突然就变得睡姿一样的两只继续睡着,没有醒来的迹象。

番组已经提前录了很多期,最近代言的广告也都拍完,演唱会还没开始,好不容易得到集体假期的五人让经纪人安排了三天两夜的合宿休假。偏偏某人的电视剧由于加剧硬是拖到了今早才结束。四个先到的商量着等人的这段时间去选购食材和烟花。结果回来的时候就变成一人一猫睡得昏天暗地。四人站着看得宠溺无比。

空气中弥漫着温暖的味道。干燥而温柔。

“呐~呐~,我说,还是把leader叫起来吧,不然四个人没意思啊。”最先忍不住说话的依旧是活泼的爱拔。

“让他睡着吧,昨晚又通宵拍戏了你又不是不知道。”nino说完就径直向厨房走去,顺便把依旧不甘心想叫人的爱拔拉走以免吵醒那一人一猫。可惜猫的耳朵毕竟有雷达的作用,支起一只转了转之后就整只清醒了。在屋顶伸了个懒腰之后,轻巧地跳下屋顶。

松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手里的烟花放好折了回来,从屋里翻到一条薄毯轻柔地盖在睡觉的那人身上。某主播看着走到脚边的猫,做了个“嘘”的手势,也不知道它到底听没听懂,反正它转身跳上了围墙,悄无声息地跑走了。

拍了拍翔的肩膀,松润微笑着和他一起并排走向后面的厨房,渐渐传来例如“还是一样的溜啊”,“笨蛋,今天的衣服没有垫肩又不是西装”之类的轻声对话。

某人依旧睡得很香。

 

                               (2)

耳边渐渐成形的声音,类似于“nino你在厨房就不能帮帮忙让你的3DS歇一会儿么!”

    ……翔君?

   “啊,这个笨蛋在厨房里生火,全是烟!”

……nino?

   “我们有点火器的,你去院子里把炉子组装一下吧,等会儿就准备好了。”

好像是松润。

   “啊,nino我想吃米饭,做点饭吧。”

绝对是爱拔酱了。

等一下,那这个软软的触感是什么?

终于意识清醒的leader睁开眼,就看到一只猫在他脸边跟他大眼瞪小眼。伸出的一只猫爪刚刚按完他的脸,还没来得及收回去。伸出手指想碰碰粉粉的肉球,没想到小爪子主动按在那根手指上,温柔的触感,让某人fufufu地笑了出来。

“鸟和狗之后又跟猫成为朋友了吗,你还真是受欢迎啊。”

“啊,nino。”

“醒了么?”

“嗯。……很久?”

“也不是。BBQ。”

“我去帮忙。”

“后面左拐。”

“哦。”

简短到让旁观者有些听不懂的对话,但是毕竟一个团里呆了十几年,想表达什么,不说全对方也全能理解。

nino转身看向跟着他们走了几步的猫。

“可以跟来,但是不准捣乱。不许靠近那家伙,他在生火,烧伤我可救不了你。”

卧室的前方,虽然支起了炉子,上好的煤炭也放进里面,旁边就放着点火器。可爱拔还是有点不甘心地转着手里的木头——明明刚刚的有烟冒出来了,可是被骂了以后就总是不能成功了……

                                                (3)

“啊,醒了?”翔笑着问他,心情很好,还哼着Rap把红酒倒在装满了鸡翅的玻璃碗里。

“恩。”

“那把那边的青菜处理一下吧。”润没有回头,眼神都关注在了正在处理的肉上。

“好。”

但是刚醒没多久的身体还有着偏高的体温,所以自来水的水温一时还无法接受,脱口而出的“哇啊,好冰!”引来了团妈和末子的追问。

“怎么了太冰了么?”

“要不你放那边还是等下我来吧。”

“别太宠这家伙啊。”nino一走进来就正好看到围成一圈的三个人,打了另外两个的头,“会变成笨蛋的。”但是虽然这么说着,却握了leader的双手慢慢放进水盆里轻轻地搓着,“你看,慢慢地适应了就不凉了。”然后留着他不管,绕到冰箱边,打开看了看,边低声说着“别太宠他啊”边走掉了。

润笑得很明媚,什么也没说,回去继续做他的准备。翔则低低地说着“是啊是啊你比我们还宠呢”,然后笑出了声,转身处理自己的鸡翅。

“leader,你看你看,好可爱哦!呦西呦西~”爱拔走进来,怀里抱着那只不顾劝告跑去看他生火的猫,轻轻地挠着它的下巴。

“嗯!真的很可爱的。”fufu地笑着走到猫的面前摸它的小脑袋。

“摸完猫记得洗手再干别的。”末子说完依旧没有回头,动作利落第把处理好的肉码放进盘子。

“哦。”虽然这么答着但是两个人都没有动地方。

“好啦!忙不过来啦!吃完再玩!”团妈终于受不了地开始大叫。

“小翔很饿么?”软软的声音响起来的瞬间翔就温柔下来了。

“satoshi~,下午了哦!早上就吃了几口面包,然后就没别的了……”到后来口气越来越委屈了。

“那要吃么,糖。”因为逗了猫又没洗手,有点不知怎么把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来,结果直接把身子挺向翔让他自己掏。

“Thank you!”

“啊,有leader的体温但是没有leader的味道!”

“好H哦!这说法,leader的味道没有什么的。”润笑得很开心,擦干手顺便也掏了一块。

“嗯,好吃!!!!!!船长给的么。”翔把糖纸摊开想看看什么牌子。

“啊,好像我过几天的CM就是这家的。”爱拔发现了新大陆。

“哎,好像?你都接了人家的广告还记不清到底是哪家公司吗?!很失礼诶!快点道歉!”

 润关注的重点有点偏。

“不是啦不是啦,是这家啦,是这家!对不起啦!对不起对不起!”叶子慌慌张张地解释。“很好吃的哦,经纪人给我拿回来一些,结果一下子就吃光了,真的只是一下子就吃完了。在家里所以也给了父母和弟弟,都很喜欢哦!”

'“那下回CM出来也请我们吃吧。”leader依旧逗着猫,舍不得离开。

“好哇好哇。咦?!”猫跳回地面跑走了。

“哦,回去吃饭了吧,大概。”nino走进来,拿着几罐啤酒,放进冰箱。

“咦,家猫么?”

“带着项圈呢。”翔顺手把用过的器具放进水槽,“把东西都拿到院子吧,我们也该开始吃饭了。饿死了。”

                              (4)

“啊!啤酒放哪了?”

“我去拿,我去拿……糟了!忘了拿去冰了!”爱拔拔拍着头,一脸糟了的表情。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已经放在冰箱里了。”消失了一会儿的nino拿出了之前放在冰箱里的几罐。

“nino很温柔。”依旧是软软的低低的声音,但却清晰地传到每个人的心底。

“很细心。”

“番组的时候也会观察我们的表现然后给我们圆场,反应超级快……”

“是~是~是~,我最好了我最好了所以欧吉桑以后要好好爱我啊现在给我闭嘴吃东西!”

“哈哈,害羞了!”

“松润你别幸灾乐祸!别忘了每次番组还有演唱会你和大叔互动都是你一被他告白就变成呆子!”

“哈哈哈……”

松润又说不出话了所以这群笑得更欢了。于是每到这时候,某碳球就暗暗地想,翔笑得真欢乐啊,他的笑点到底在哪里呢?爱拔的话每到这种话题他都是很欢乐的,但是翔的话好像笑得越来越夸张了……

本来想逃掉的,结果nino吵着说大叔你什么都没干所以大家一致谦让——或是半逼迫——把leader“请”进厨房洗碗。像往常一样其实并没怎么挣扎,但是进去之前硬是拉着二郎的手说什么一个人本来就洗不完啊也不管他如何辩解“为什么是我啊我干了很多啦!”等等等等。

所以大家把一郎二郎留在厨房,就躲进房间不肯出来了。

 

                               (5)

    “leader~,我不想洗了啦……我真的干了很多啦……”站在某个正在洗碗的人身后一直碎碎念。 

“shokun,”

    “嗯?”

    “压力很大么?”

 ……

     没想到他突然说这个。一时之间精英主播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明明在工作时无论怎么刁难也能应对自如——毕竟自己经历了那么多的不同场合、记者和那么多双眼睛的审视。但是每每一到面对自家队长的时候,大脑总是先一步当机。洗碗的人一直没有回头看他,可是他总觉得,就算是背对着,这个人的眼睛也早就把他看透了。

在他的面前,自己的一切早已通透。 

突然觉得很累,撑了那么久,坚硬的外壳一旦出现裂缝,更容易碎个彻底。

心底柔软的东西被抚摸。

他不会主动跟人说。什么都不会主动说。一直一直,除非喝酒的时候,好友不停地追问,缠得久了,他通常会说一点点,但不会全都说出来。

人总需要有哪怕一点点的保留,给自己一点回旋的余地。而且很多事情,压抑久了,已经一点点发酵变质,想全部挖出来,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但是这个人——眼前这个人,总能一句话就把他点破。一针见血,让自己溃不成军。很累。累到无力自己站稳。于是走过去,下巴支在这个人的肩膀上,双臂环住他的身体,不妨碍他的双手洗碗,却将他抱紧。

没有任何追问。这个人总能等自己回答。

给了足够的时间来等待。

 

   “嗯。很累哦。”

   “……”

   “累死了。”

   “……”

   “智。”

这个人是团里的守护神是他的支撑是他活力的来源是他的是他们的队长。

想跟他撒娇。

 

   “呐……智。很累的。很累的。很累的。累死了。要想演唱会的内容最近每周的新闻资料收集整理很困难我的MC要讲什么又要开始准备年末两场主持的讲稿。”一口气说了一大堆也不管抱着的人跟不跟得上自己的思路,一旦开口就停不下来,不把话说完的话他怕自己会把自己活活憋疯。

    但是他却知道不管说得多快又哪怕眼前这个人看起来跟正在发呆没什么两样,最终的最终总能听到自己最想听到的话语,听到以后一定又会觉得,原来这就是自己想要的,而之前却一点都没有发现。

这个人平时不会说很多,甚至是根本就不说,但是只要他张嘴的时候就一定能冒出大家都同意的而且也绝对都想不到的绝赞超好的观点。虽然平时一副任人欺负的样子,番组里也总是被嘉宾抱怨说一句话都不说或是总一副很困的样子,被大家调侃说“要么不说话,要么说的不是话”,但是关键时刻却绝对不含糊,指出的道路总是奇特而又绝对正确。所以地下队长什么的其实只是管理一下大家的日常生活维持一下表面秩序而已。大家都在某人自由散养的政策之下茁长成长着,嘴里明着说不出只能在各种番组里狠狠“欺负”他表达着感谢。这人也从来不恼,fufufu地笑着。看似不经意实际上一直关心关注着他们所有人。所以他包括他们能做的就是围在他身边,爱着他护着他,胆敢有外人说他的不是或欺负他,绝对合伙跟那人拼命不可。

这个人从来都软软的,但是有担当的时候绝对男前到让你想尖叫哭泣。所以这才是他的他们认可的leader,也只能是这个人,他们才承认是岚的队长。

 

想要跟他撒娇。想得不得了。

他知道这个人永远都会同意,就算他不开口询问直接泼皮耍赖,也照单全收。竞争如此激烈的今天还能稳坐第一把交椅,不紧不慢可又越来越随心所欲地拓宽着海外市场,作为团队,门把个人的努力付出和实力当然不可小觑,但是没有这个成天散发负离子的碳球做调和还有中间润滑,再突出的个人也走不到今天。他可不光是会跳舞会画画会钓鱼再捏个泥人那么简单。番组里自己说自己的10个优点都吞吞吐吐,急得溜肩的自己在旁边默默想出好多好多。

13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对团队来说绝对久远,但要说短,磕磕绊绊走过来回头一看也不过一转眼。幸好当初五个人走到今天无论什么时候看过去都是这几个人没有变,幸好猜拳输了才能有这个队长给大家爱,才能让自己像现在这样叫着“智君”“智君”的寻求安慰让自己随便撒娇。

只是抱着这个人就能平静下来就是这个人的奇迹之一。然后其实这个人一句话都没说自己已经想了一大堆还渐渐舒缓了。这种状况发生很多年到现在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翔君,是长男呢。”

“嗯?……嗯。”这个全国大概都知道了吧。

“但是翔君比我小一年哦。fufufu。”

“……”

“吃螺丝什么的话,不是已经很少了么。而且,很可爱。我觉得。……很多的话,工作,慢慢来。其实没有人在催。一样一样来。大家都信任你。我们。所有人。……心急了,就什么都干不好了。……其实翔酱……非常帅气。”

 

……说出让人害羞的句子本人还不自觉,就这一点来说,也很厉害。

 

“……智君,还是好厉害啊,好像翻译过来一样,把句子一处一处断开来说。”

“……害羞了?”

“才没有啦!”

    “fufufufu,以前翔酱也说过。可是我喜欢啊。这样。”

“嗯。”

我们也喜欢。因为这就是我们的leader。

 

屋里的爱拔拔把一袋薯片嚼了大半,吵得柴犬第三次迎来今天的game over。松润躺在榻榻米上,果不其然来了一句“不知道翔君好一点没有”。柴犬头也没抬就接了句“可能最近压力比较大他双下巴都没了”的时候,爱拔笑着对从厨房那边一前一后出来的两个人大喊“你们慢死啦nino只顾着玩游戏都不理我leader快来我们出去玩吧”。然后转过头来对屋里的两个人笑得灿烂,“担心什么呢,有leader在的话。”

nino看着这个跟自己在一起比岚时间还长的竹马,不变的是一笑连白眼仁都看不到的一双杏眼,看着看着就自己也微笑了起来,低头把暂停的游戏继续,嘴里那句“爱拔桑你鱼尾纹又多了一条”的话溜得又快又准。

然后某人在屋里大叫他们的leader快点过来他又被人欺负,一个继续打游戏一个笑得滚在榻榻米上不想起来,两个不紧不慢地往吵闹的地点走过去。

月亮慢慢升起来。

好不容易得来的假期刚刚开始。心情正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这是人生第一篇同人文,磕磕绊绊,写了有半年左右,发出来的时候,受到了很多人的鼓励,谢谢阅读到这里的大家,是你们给了我继续下去的勇气和动力。有bug的地方,谢谢指正。


评论

热度(52)